从1978到2018中国人与世界杯的40年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正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正如铺天盖地的世界杯新闻中所说的那样,这届世界杯除了中国球队没到,其他的都去了,到处都是中国元素。

  赛事所用的足球、显示屏、中央空调、电梯、纪念币、金杯等处处都是中国造,中国赞助商占所有品牌的40%,中国球迷买下了4万张门票,88名中国足球少年“出征”世界杯,开幕式上6名护旗手全部来自中国,还有陈奕迅等人在现场确认过眼神……

  这一切,在40年前当中国人第一次通过电视观看到世界杯赛事时,是不敢无法想象的。

  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那时此前只能通过广播获取零星的世界杯信息,所以那时中国人普遍还不知道“世界杯”为何物,那年最著名的球迷应该是,正是在他的指示下,1978年,中央电视台才开始播出阿根廷世界杯赛事,中国人第一次通过电视画面看到了“世界杯”,从而正式开启中国人的世界杯集体记忆。

  但那时还不是直播,那年中国人看到的世界杯赛事,只是央视从香港录制再转播的半决赛和决赛。解说员宋世雄是在香港的某个宾馆,看着香港的直播录制出解说,再连同香港电视台提供的画面一起传回央视进行播出。

  但对于那年的中国人来说,这已经很难得了。毕竟那时的央视也才刚刚恢复正常播出,主要是用于播放新闻联播。毕竟那时9寸的黑白电视机,对于中国普通城市家庭来说,也还是买不起、也很难买到的奢侈品,更别提广大农村了。

  当他们看到电视画面中世界杯赛场上的疯狂时,才第一次知道,原来球还可以这么踢,老外的传球和射门那么好,男人可以那样留长发,球场上有那么多纸屑,宋世雄“10号,肯佩斯!”的呐喊那么精彩……

  相比于电视机,收音机在那个时代更普及,一起围着一台大型坐式收音机收听赛事,还是中国人对1978年世界杯的集体记忆。

  那时看球还没法和啤酒、可乐、炸鸡配,商品匮乏的七十年代,中国的饮料主要是“北冰洋”、“亚洲”等汽水,可口可乐重返中国是1978年底的事。那时看比赛不可能有插播广告,中国电视广告是1979年才有的。

  跟着改革开放的步伐,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时,中国城市电视普及率已经逐渐提高,职工家庭半数都已能看上黑白电视,12寸、14寸甚至更大尺寸的电视开始多起来。

  那年央视播出了世界杯的22场比赛,还是录播(决赛是直播),但收视率极高。一起到有电视的邻居家看比赛,成为那年中国球迷的集体记忆。

  那年的比赛都是在凌晨或中午进行,但电视转播却都在傍晚。为了保持比赛的神秘感,为了提前获知剧透,很多中国球迷都拒绝收听收音机里的“新闻和报纸摘要”。

  那年央视临时决定对决赛进行直播,这让中国球迷幸福到泪奔!那是中国第一次对世界杯进行直播,那年解说员孙正平在解说中说到:“已经40岁的意大利人拿自己和宇航员做比较,说40岁的宇航员能够登上太空,40岁的运动员就不能夺世界冠军?”这句话是在说意大利门将佐夫,也是那个时代中国人的写照。

  那年中国足球队出征世界杯,“只差半步”被挡在了西班牙世界杯门外(也是除2002年外,中国足球离世界杯最近的一次)。但“志行风格”,振奋了民族精神,和“女排精神”一样成为那个时代中国人奋斗的象征。

  那年济科、罗西、普拉蒂尼、鲁梅尼格等顶尖球星都正值鼎盛时期,后来的球王马拉多纳也第一次崭露头角,他们与中国球员容志行、沈祥福等人一起,向国人展示了足球的魅力,培养起一代中国球迷。此后两年内,中国第一个球迷拉拉队、中国第一个球迷协会相继出现。

  1982年辽宁工人李文钢以“罗西”的名字走向了职业球迷之路,与罗西同时成长起来的,还有张五一、孙钊等人。图为罗西与阿根廷足球巨星马纳多纳合影

  那年球迷们还在喝“橙色的桔子水”,但可口可乐已经开始风靡,电视上广告也多了起来。那年NIKE虽然已经进入中国,但主要是在中国制造销往国外,所以国内运动服装还是“经典的蓝色白条纹”和胶底帆布鞋。

  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时,中国已是世界上第二大电视生产国。此时中国城市家庭大多都有了黑白电视,新婚夫妇“新三大件”之一就是电视,农民也开始有了电视购买力,彩色电视也在小规模普及。

  那年,球迷们除了在家或到有电视的邻居家看比赛,工会还会组织球迷在球场、大食堂、单位宿舍观看。部分地方还出现了球迷餐厅,球迷们可以聚在一起,边吃边看边讨论。那年的世界杯是马拉多纳一个人的世界杯,他完成了世界杯历史上最个人英雄式的表演。

  那一年,央视转播了全部52场比赛,决赛还是直播的,这是中国人第一次看到了世界杯的全部比赛,据说同志坚持看完了全程,而中国球迷也开始养成了熬夜看球的习惯!

  那时,各类商品激烈下,电视广告也越来越多。球迷们喝可口可乐,也喝“中国魔水”健力宝,啤酒业也开始迅速发展。

  那时穿着梅花运动服、回力鞋、飞跃球鞋的中国运动员,还未走出“5·19”惨败的阴影。1985年在北京工体的那次惨败,开启了国足此后数十年的噩梦,也引发了中国体育史上的第一次球迷闹事。

  1985年的这场输球导致的球迷骚乱,在中国足球历史上被定格为“5·19事件”。

  那年也是中国球迷思想解放的一年,“冒险、冲动、爱国、荣誉”成为关键词。那年,霹雳舞、“比基尼”让中国人目瞪口呆。崔健在“5·19”惨败的事发地北京工体唱了首《一无所有》。

  1990年中国城市里电视已经普及,其中一半是彩电,买黑白电视对普通农村人也并非可望不可即了。那一年的意大利世界杯有52场,央视直播了14场,录播了36场,很多中国球迷在电视的彩色画面下享受了一场视觉盛宴。

  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开幕式,穿著性感比基尼身披薄紗女郎的亮相惊艳全场。

  那年的世界杯球星偶像最为闪耀,汇聚了马拉多纳、加斯科因、巅峰的德国三驾马车和荷兰三剑客等巨星;斯基拉奇和戈耶切亚一鸣惊人;巴乔、马尔蒂尼、卡尼吉亚、贝贝托等也初露锋芒。

  那一年,国内的食堂、教室等公共场所依然聚集不少球迷,但更多的球迷则选择在自家电视前安静享受看球的乐趣。

  那年中国球迷还主要是喝健力宝,但酒吧已经开始兴起。黄健翔当年做导游,就爱拉着外国客人泡吧,看球啤酒。

  那时中国人穿的球衣被叫做“春秋衫”,蓝色、绿色、红色的衣服上,有两道白杠杠。但借着亚运会的契机,李宁运动服已经开始打出名气。那时的球鞋还是“飞跃”、“回力”和“三球”的天下,但浙江和福建的各种山寨鞋厂已经兴起,山寨时代开始。

  那年中国出版市场上出现了让许多球迷珍藏至今的刊物——《意大利九零》,中国读者第一次接受对一场比赛的全方位报道模式。那年开始很多球迷花“巨资”去买廖德营的世界杯图片集。

  1994年对于中国足球的重要一年,那年万宝路杯全国足球甲级联赛正式揭幕,标志中国足球改革的开始 。

  那年的美国世界杯期间中国球迷特别忙,要看世界杯直播,要看“甲A联赛”,央视还首次直播了NBA总决赛,这让同时喜欢足球和篮球的球迷们忙得不可开交,过上了“炼狱”般的生活。

  1994年巴乔射丢点球那一幕,最精确诠释了足球世界的“悲剧”美。(图/网易体育)

  那年中国城市家庭大量普及彩电,农村的电视普及率也已达到75%以上。电视几乎家家有,但人们却更加怀念以前集体看球的岁月了。

  那年人们的着装已经多样化、个性化,体育服饰中,耐克、阿迪达斯等外来品牌开始和国内的李宁等品牌抢夺市场。

  在没有中国球队的世界杯里,中国球迷的将目光投向了全世界。那年的世界杯是属于罗伯特巴乔一个人的,他是一代悲情英雄,也是一代中国球迷心中无可超越的精神偶像。

  1998年法国世界杯。那年的中国球迷已经不愁没有电视可看世界杯了,电视多到厂家已经在降价促销了。

  但球迷已经不满足于在家看球了,他们越来越多的走出去,到电影院付费看球赛,到球迷酒吧边喝边看,跑在时代前沿的人已经在网上看球了。这是第一届网络时代的世界杯,它带火了体育论坛,带火了新浪。

  那年的世界杯主题曲《生命之杯》像病毒一样“四处蔓延”,“go go go, ole ole ole”的歌声传遍了大街小巷,经久不衰。这一定程度上也要得益于盗版行业强大。

  1998年法国世界杯开幕式上,他演唱的“生命之杯”成为传唱最广的歌曲之一

  那年的球星很多,罗纳尔多、维耶里、苏克、欧文等等,还有“初出茅庐”的贝克汉姆,但更值得一提的是齐达内,他帮法国第一次夺得了世界杯。那年单纯的内地球迷还没搞明白赌球是怎么回事,就大规模参与进去了,那年是中国内地球迷的赌球元年。

  1998年世界杯决赛前罗纳尔多的痉挛抽搐、昏昏欲睡,至今还令球迷争论不休

  那年耐克、阿迪达斯正大举攻占中国市场,无数球迷省吃俭用只为能买件T-shirt。但无论是中国品牌还是洋品牌,在路边摊还是专卖店卖的,大多都一样是中国造,洋品牌只是贴了个外国牌子而已。

  2002年韩日世界杯,这是世界杯第一次在亚洲举行。这届世界杯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人的狂欢。在日韩举办赛事,让国内球迷看球不再为时间差烦恼,这次大家烦恼的是如何翘课、旷工去看球。

  那年中国队第一次,也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次进入世界杯决赛圈,欣喜若狂的中国人开始了学校停课、企业停工,并组织观看比赛,但是结果却……

  那年大尺寸的电视已经开始普及,纯平、超平、锐平等各种类型让人看的眼花缭乱。但中国球迷已经不满足于电视、报纸、广播这种老方式,越来越多的球迷通过网络看球,各大网站纷纷开始体育频道。

  尽管高昂的费用把多数中国人挡在了“世界杯”门外,但那一年,却还是有5万过人到现场观赛。

  那年球迷看比赛时的饮料种类也多到数不清,可乐、茶饮料、纯奶、鲜奶等等,当然更少不了啤酒。那年运动品牌也是五花八门,且不断加大宣传力度,361度、特步、德尔惠、鸿兴尔克、喜得龙、爱乐、恩乐、金苹果、贵人鸟……健力宝的“今年流行第五季”的口号,也成为了当年球迷的独特记忆!

  那年赌风盛行,“六合彩”、中国福利彩票、体育彩票等各种彩票纷纷出现,各类报刊杂志也开始大量发布足彩信息,专家们开始了预测和推荐……

  2006年德国世界杯。对于那年的中国人来说,电视、纸媒还是主要观赛方式,但在互联网媒体面前,《体坛周报》和《足球报》这类纸媒已没有多少优势可言,很多中国球迷已经开始将网媒作为获取赛事资讯的首选渠道。

  那年买电视卡用电脑看球成为新选择,用手机获取赛事资讯的人越来越多,网络上大量的世界杯直播盗链被央视封杀,东方宽频巨资购得了网络的转播、直播权。这一年被称为中国网络视频元年。

  那年中国成为观看2006年世界杯人数最多的国家,中国球迷们看球已经不只是看比赛,他们会到酒吧、KTV、饭桌上,网络论坛、博客上,和朋友一起聚会看球、侃球。那年,“世界杯年”碰上了“中国博客年”。

  那年歇斯底里的疯狂解说,让黄健翔成了网络红人,他的解说词开始被网友各种恶搞。当然,那时的网络红人不只有黄健翔,还有赵丽华、胡戈、芙蓉姐姐等。

  那年的中国啤酒消费量大幅上涨,球迷们每天晚上都要喝上三四瓶。那年很多中国服装厂商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生产大量带有世界杯标识和吉祥物图案的服装进行销售。

  那一年的球星主要还是老将为主,新星如C罗、鲁尼等人表现并不好。那年吸引球迷眼球的是那些球星的美女太太们、足球宝贝们、美女主持们……这场男人的较量中,被“女色”吸引了眼球,这还是第一次。也正由此开始,各大媒体上开始出现了各大球星的花边新闻、绯闻,一发不可收拾。

  2010年南非世界杯,这是世界杯第一次走进非洲。并没有多少球迷能到现场观赛,但那一年,中国却创造了全球最高的世界杯收视纪录,76%的中国人都看过世界杯比赛。

  那年世界杯的电视直播、转播权依然牢牢掌握在央视手中,但各大视频和门户网站都重金从央视拿到了点播权,很多球迷通过视频网站来看比赛。

  那年智能手机已经在大量普及,中国球迷开始在微博上“刷屏”看球。通过影院3D直播比赛也是那年世界杯的亮点。《黄加李泡世界杯》等自媒体节目也开始出现。

  那年当“中国英利”出现在南非世界杯场边的广告牌上,这个世界杯赛场上唯一直接的中国元素,让中国球迷眼前一亮。这是那年中国唯一的世界杯赞助商。当然,那届世界杯上还有很多中国造的商品:“瓦瓦祖啦”的塑料喇叭、国旗、假发、墨镜、望远镜等等。

  2014年巴西世界杯,中国人看直播只能通过央视。这一年央视牢牢握住了直播、转播权,只将点播权分给了视频网站。那年的“世界杯”对中国球迷来说,有了更多娱乐、交友的属性。

  那年是中国的4G元年,中国已经人手一部手机,球迷在用电视、电脑观看实况比赛的同时,还要在移动端的社区、微博、微信等媒体上留言、争论、猜球、转发、互动等,内马尔上演大逆转、争议判罚、巴西爆冷等等这些都成为微博热议的话题,他们还在讨论和学习“如何成为一名真正的球迷”,“伪球迷速成手册”和“世界杯装腔指南”也很流行。

  那一年网络平台上各类与足球有关的脱口秀、网剧、竞猜节目大量上线,有关足球明星的各类趣闻、八卦,太太团的美妆、足球宝贝的萌图,赚足中国球迷的眼球。那年的世界杯是中国互联网彩票获得合法身份后的首个重量级大赛。各大网络巨头纷纷进军彩票业。

  但那届世界杯对巴西来说却成了永远的痛,与德国7:1的悬差,让整个世界都震惊了。

  那年的世界杯也只有1个中国企业赞助,但那年的世界杯已经不仅有中国造的比赛用球、球迷围巾、吉祥物等商品,场馆能源设备、电子大屏幕等基建大型设备也都是中国造。

  那年熬夜看球还能叫外卖,去淘宝买件球衣,成了很多球迷的选择。国内的“电商世界杯”混战给中国球迷留下深刻印象,“互联网思维”营销升级下,球迷们可足不出户享受到各行各业的商家提供的应有尽有的一条龙服务。那年世界杯期间,单淘宝天猫就卖了3000多万罐啤酒,很多人是喝着哈尔滨啤酒看球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