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和魔鬼只隔着一个蜜月的距离

导演运用人物、环境及音乐的变化对比,将一段心惊动魄的故事展现在我们面前。

整部电影的基调是紧张和不安,男主的狂躁和暴力,女主的提心吊胆和隐忍,每个镜头后面都透露着不确定的恐惧。

影片女主人公罗拉就是如此,每一次家暴,换来的都是马丁胜利者的愉悦和言语上的虚情假意。悲剧持续上演,旧伤未好,又添新痕,周而复始,成为轮回般的噩梦。

日子在心惊胆战中进行,罗拉表面波澜不惊,内心却波涛汹涌,她小心取悦着马丁,隔三差五的虐打,没有让她屈服,反而坚定了她逃离的决心。

这时,她的丈夫马丁西装革履走了过来,为昨夜的动手向她道歉,罗拉岔开话题:香菜炖蛤蜊一定很美味。

马丁说,我已经答应参加别人的晚宴,既然你挖蛤蜊这么辛苦,不如取消好了。罗拉慌忙站起来答道,我可以明天再挖。

影片开始的画面,非常唯美,碧蓝的大海边,洁白的海鸥在天空飞翔,漂亮的别墅里住着美丽的罗拉。直到马丁轻描淡写请求罗拉原谅,我们才明白不堪的真相掩盖了表面的温纱。

家暴成了家常便饭,罗拉却不敢违背马丁任何需求。笑脸相迎,为的是避免再遭摧残。

马丁虚伪变态,残忍无情。为了炫耀妻子的美丽,不顾罗拉寒冷,执意让她穿上露背晚装出席宴会,带着妻子露了脸,虚荣心得到了满足,但身体还没得到释放,于是,提前告辞回家。

一进家门,他迫不及待放上运动专用曲《幻想交响曲》,在低沉诡异的音乐声中了罗拉。

外观与普通人无异的马丁是典型的控制狂和偏执狂,他的世界里只有绝对服从和喜怒无常,罗拉一日三餐换着花样伺候,还要保证所有物品按照他的规定严格摆放,毛巾条纹必须对齐,所有地方永远一尘不染。

但是,无论罗拉怎样小心翼翼,马丁总能挑出毛病施展。用别人的错误惩罚罗拉,是马丁乐此不疲的爱好。

新搬来的邻居是名酷爱航海的医生,他在离罗拉家不远的海边修理帆船,马丁臆想症发作,危机感陡生。

医生热情邀请马丁:你的房子很漂亮,窗口站着的是你夫人吧?我今晚沿海岸航行,欢迎你们和我一同欣赏美景。

回到家里,罗拉正在往花瓶里摆插鲜花,马丁冷然发问:大夫挺英俊的,我去城里他是不是来过家里?他说你在窗口看了他一整天,你羞辱我?

话音未落,一记重拳挥向罗拉,罗拉倒地捂头痛哭,马丁接着又朝她肚子狠狠踢了一脚,抓着她的头发暴怒道:别哭了!你破坏了我们美好的晚餐,现在给我笑一个!

每次家暴后,他总要买礼物送给罗拉,以显示绅士与大方,这次也不例外,他进城买了红玫瑰和红色真丝睡衣,不顾罗拉满身伤痛,强行给她换上发泄。

晚餐时罗拉小心向马丁请求,镇上的卡尔太太邀请她去图书馆工作,马丁说,你不爱我们的家了吗?不要违背我的意愿,妄想挑起事端,你逃避不了今晚的航海。

航行中,突遇暴风雨,船舱出了故障,马丁和医生奋力抢救,排除险情,回头一看,罗拉不见了踪影,马丁向着汹涌的海面狂喊:罗拉,罗拉!

脱离魔掌后的罗拉,来到妈妈居住的小镇,租了一间小屋,打扫粉刷干净,买来鲜花装点新居,看到温馨舒适的小窝,她脸上露出了笑意。夕阳西下的摇椅上,罗拉轻轻晃动着双脚,心情终于放松安宁。

邻居班恩是位大学戏剧老师,温和善良阳光,与罗拉相识后,帮罗拉找了份图书管理员的工作,又帮她乔装改扮成青年男子,去养老院看望妈妈,完成了她的心愿。班恩利用舞台灯光制造繁星满天和雪花飘飘,让罗拉感受到了久违的浪漫。

他们在草坪上烛光交谈,一起烤肉做苹果派,手拉手参加节日庆典,在摩天轮上深情拥吻。

六个月前,罗拉偷偷跑进城里,将失明瘫痪的母亲转移到另一个地方,以防马丁伤害,面对质疑,罗拉谎称去参加母亲的葬礼,为此再遭毒打。

妈妈抚摸着她的头温和地说:你不会有事的,因为你有那种天赋,马丁或其他任人都无法消灭它——你拥有自己。

她拥有她自己,多么美好的天赋!无论心灵受到,还是身体遭受暴力,罗拉从未被征服驯化。

为了重获自由,她忍辱负重,逆来顺受,为了这一天到来,她准备了三年七个月零六天。

影片运用光线的明暗对比,烘托出人物的心理变化,马丁的别墅灰暗阴冷,渺无人烟的海滩,巨大空旷的房间,罗拉日日面对的是波涛汹涌的大海,冷冽的海风。

来到温暖的小镇,明媚的阳光下,水边嬉戏的小孩,草坪上踢球的少年,牵狗漫步的老人,人间烟火的气息让罗拉倍感亲切。

罗拉只是想悄悄离开马丁,摆脱饱受摧残的过去,但是恶魔如影随形,马丁从别人口中得知罗拉一直在学游泳,而且游得很棒,气急败坏的他回家一顿乱翻,无意中看到便池深处未被冲掉的戒指,疯狂怒嚎,踏上复仇之路。

他潜伏到罗拉家里,将凌乱的毛巾摆齐,把柜子里的物品商标一致对外,发出警告:我来了。

约会后的罗拉回到家里,高兴的哼着小曲打开了音乐,瞬间她毛骨悚然,阴森森的马丁标志《幻想交响曲》响彻房间,罗拉崩溃大哭。

敲门声响起,马丁指着罗拉的头:拒绝他,否则我一枪打死他。罗拉擦掉眼泪,开门对班恩说,我今天很累,想上床休息。

班恩察觉出了罗拉的异样,嘴上说着,好吧,身体却猛地撞开了门,与马丁撕打在一起,搏斗中,马丁用枪狠狠击在班恩太阳穴上,班恩昏倒在地。

罗拉用膝盖猛撞变态,枪落在地上,罗拉捡起枪对准马丁,马丁一边威胁,一边逼近。

双手颤抖的罗拉朝他头顶上方开枪警告,马丁冷笑,原来你还像过去一样胆小。我来找我老婆,有种你报警。

看完这部电影,心情沉重又无奈,家暴是世界性问题,难以根治。片中的罗拉报过警,找过律师,但都不能救她于水深火热中。

逃离恶魔后,罗拉仍下意识将毛巾对齐,反应过来后,把毛巾弄乱,又将柜中瓶罐推倒,脸上露出调皮的微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